中东:抗疫、复苏和冲突的拉锯战 新闻发布时间:2020-07-04 19:43:32

  光明日报记者 肖天祎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中东国家采取了必要、谨慎的措施,有效控制了病毒传播。但疫情也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石油收入、侨汇、外国投资接连下降,旅游业萎缩,妇女、儿童、非正式工人、难民等弱势群体生活陷入困境。此外,地区内乱冲突的叠加效应也为中东国家放开管制、恢复经济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如何转危为机、铸剑为犁、携手抗疫,成为站在十字路口的中东各国领导人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中东:抗疫、复苏和冲突的拉锯战

6月27日,一名男子在埃及首都开罗一家咖啡馆露天座位旁消毒。新华社发

  抗疫初见成效,多国疫情可控

  中东出现首波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后,地区各国政府迅速采取措施,第一阶段抗疫取得初步成效。6月15日,中东地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突破60万,占全世界总确诊人数的10%以内。其中,海湾国家占地区总病例的54.2%,伊朗占31%,地区绝大部分国家疫情仍处于可控状态。

  这得益于各国采取的多种有效的统筹协调措施。例如,突尼斯政府成立了国家新冠肺炎疫情监督委员会,召集各部委的高级官员,目的是落实“完全消除病毒的措施”,该委员会还负责“监测基本物资的供应情况,向贫困家庭或无收入家庭分配社会援助”。摩洛哥推出了一系列新的数字服务,减少纸质文件的交换,从而降低新冠病毒传播的风险。

  一些国家还实施了强有力的公共宣传措施,例如在电视、广播和社交媒体上开展疫情知识普及运动,以提高公民对防疫措施的认识。约旦文化部聘请了许多约旦演员和有影响力的人士,定期发布宣传视频,号召民众与新冠病毒做斗争。埃及卫生部则建立了一款可以查询疫情有关信息并上报自身身体状况的手机应用。

  地区国家政府还采取了紧急措施,保证必需卫生用品的供应。埃及政府为防疫物资生产提供一系列帮扶和统筹协调措施,并对口罩进行统一采购和供应。埃及贸易和工业部表示,目前政府已经将12700家小型纺织和服装工厂同较大的工厂对接,以保证每月3000万个口罩的生产目标顺利完成。

  地区经济重创,复苏压力巨大

  新冠肺炎疫情给地区经济带来了诸多冲击,如国内和外部需求下降、石油价格下跌、贸易减少、生产中断、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下降以及政府采取紧缩政策等,中东地区面临大规模的经济动荡。

  据路透社最新预测,2020年油价平均价格仅为36美元/桶,低于2019年的64美元/桶,到2024年才会缓慢升至59美元/桶。而即使油价为每桶64美元时,大多数中东国家仍存在政府财政赤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除埃及外,所有中东和北非经济体均会陷入衰退;中东国家2020年的平均经济增长率可能降至-4.7%,利比亚和黎巴嫩的经济甚至将会收缩58.7%和12%。

  经济合作组织认为,相较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中东经济体由于经济结构单一,受外部环境影响大,其经济复苏将面临更多挑战。以衡量各国制造业指标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例,大部分中东国家在今年4月采购经理人指数跌幅创下历史新低,如埃及仅为30点,中东各国的下降幅度为11至17点,远远超过了7点的全球平均下降幅度。普华永道分析认为,中东地区经济在第一季度大幅萎缩,第二季度继续萎缩,这给第三季度的复苏造成更大压力,四成中东企业的利润预期至少下降25%。此外,中东企业预计将裁员40%,而全球为29%。迪拜商会警告说,迪拜70%的企业有可能在今后六个月面临破产风险。

  抗疫复苏并行,经济有所回升

  为平衡抗疫和经济,中东部分国家陆续推出了重启经济的方案,一方面敦促民众遵守相关防疫规定,另一方面适度“解封”,进一步放松与民众基本生活相关的防疫措施。部分经济指标显示,中东地区商业活力有所回升。

  6月11日,埃及内阁发言人纳德·萨德表示,根据目前埃及新冠肺炎疫情实际情况,为适应“与病毒共存”的新生活模式,埃及制定了9条新规定稳步推动复工复产。6月14日,埃及正式宣布将从7月初开始逐步恢复旅游和航空活动,对外国游客开放其主要的海滨度假区,并提出一系列优惠措施,如折扣机票、取消入境签证费等,包括吉萨金字塔在内的著名旅游景点也将在严格控制游客流量的基础上逐步向国际游客开放。埃及已有232家酒店获得卫生部颁发的卫生安全证,可开放50%的房间进行营业。

  土耳其6月11日也开始恢复国际航班,并开始恢复国内旅游业。摩洛哥境内的工业、商业、手工业11日起恢复正常生产和经营活动,自由职业者和小商贩获许重新营业,城区公共交通恢复运行50%的运力。科威特政府5月底宣布进入复工复产第一阶段,恢复网上购物和送货服务、车辆保养服务等,允许私营医疗机构和食品零售商店等重新开放。沙特阿拉伯体育部近日也宣布,从6月21日开始恢复与体育相关的训练和比赛活动,但不允许观众到现场观看。

  解封后,中东地区的部分经济指标出现回升。埃信华迈公司6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沙特采购经理人指数从4月的44.4升至5月的48.1,但仍处于50荣枯线以下。阿联酋则从4月的历史低点41.7升至5月的46.7。埃及从4月的29.7升至5月的40.7,结束了连续10个月的下跌。

  但事实证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和推动经济复苏将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拉锯战。沙特阿拉伯、伊朗、黎巴嫩和以色列等国家已经出现第二波疫情暴发的迹象。作为地区内医疗条件最好的国家,以色列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曾降至个位数,但随着解封措施的推进,疫情出现反弹态势,连续多日新增病例数在百例以上。

  埃信华迈公司报告认为,中东国家经济颓势有所改善,非石油私营部门的经济活力因解封获得提升,但指标仍在荣枯线下,疲软仍是中东经济发展的常态。经济指标能否真正得到改善取决于疫情持续的时间,以及各国恢复生产和实现经济反弹需要的时间。参与调查的沙特和阿联酋企业表示,目前消费需求依旧疲软,市场没有完全激活,企业经营亏损,复苏之路仍然漫长。

  地区冲突再起,抗疫合作受扰

  疫情暴发初期,中东国家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务实合作。但是,中东地区冲突向来复杂且激烈,有分析称,7月份地区冲突恐将再次迎来高峰。

  6月11日,伊拉克新任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通过视频方式同美国举行首次战略对话会议,就双边关系、反恐和驻伊美军等议题进行讨论。美军同意逐步从伊拉克撤出,并将派遣经济专家帮助伊拉克应对经济困境。14日,首都巴格达北部驻有美军的塔基军事基地遭两枚喀秋莎火箭弹袭击,但并未造成人员伤亡。埃及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拉贾认为,美伊战略对话看似成果显著,实则矛盾重重。美“口惠而实不至”,未承诺对伊拉克进行任何实质性援助。卡迪米在美国和伊朗之间跳“旋转舞”,这或导致伊拉克内外各方势力陷入新一轮冲突。

  6月10日,美国国会正式通过了《叙利亚平民保护法》,宣布对任何支持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个人和实体进行制裁,禁止任何有关方面参与叙利亚战后重建。受此法案影响,叙利亚面临巨大的经济困境和恶性通货膨胀。近期,叙利亚镑对美元的汇率从内战前的50∶1快速突破3000∶1关口。美国对叙利亚单边制裁无疑使这个饱受战乱的国家雪上加霜。

  今年1月初,利比亚国民军曾一度控制了除首都的黎波里之外的几乎所有区域,但随着土耳其高调加入战局,民族团结政府又重新夺回部分失地。有消息称,土耳其计划在利比亚建立两处军事基地,并将同民族团结政府合作开展石油勘探和开采活动。土耳其的介入牵动了中东和地中海区域国家的敏感神经。希腊、埃及、法国、阿联酋等国对土耳其的举措极为不满。尽管联合国呼吁各方参加第三轮“5+5”联合军事委员会谈判并停火,但小规模军事冲突依然持续。无国界医生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警告说,由于利比亚战事持续升级,援助利比亚难民的努力已经失败。

  此外,巴以局势也不断加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日前重申,将在7月1日开始推进对约旦河谷和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行使主权,并将其列为新政府的“首要任务”。以色列的吞并计划遭到许多国家和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的明确反对。巴勒斯坦总理穆罕默德·阿什提耶宣称,如果以色列继续推进吞并被占土地的计划,巴勒斯坦将宣布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上建立巴勒斯坦国,定都耶路撒冷。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日前警告以色列,这将招来约以两国的“大规模冲突”。

  尽管疫情肆虐,但中东地区冲突呈现多点开花、愈演愈烈之势。6月10日,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报告呼吁中东各国结束所有冲突,加强治理,建设公正与和平的社会。

  (光明日报开罗6月29日电)

  《光明日报》( 2020年06月30日 16版)

[ 责编:张悦鑫 ]
<速云排_流量统计>